>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摆渡人

廖杰元:数字化如何帮助新医改落地

周一围谈朱丹主持事故

    

数字化影响一个行业,通常会重塑原始的生态和服务链。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秀芝

  编辑|马吉英

  图片来源|中企图库

  2018年热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看哭了几亿中国人。除了剧情的跌宕起伏,让人们触动的,还有与剧中人深有同感的就医之痛。

  在廖杰远看来,中国医疗体系最大的挑战,是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而且,中国的医保也长期承压,一些地方面临穿底风险。因此,医疗境况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廖杰远提到,医改有过很长时间的摸索,目前把目标锁定在三个阶段:1.0通过药品集中采购,压缩医药流通过程中产生的虚高药价;2.0通过医共体和医联体落地分级诊疗,缓解医疗资源配置的不均衡;3.0实现以治疗为中心到以健康为中心的转变。

  在消费互联网时代,最宽的跑道是电商。在产业互联网时代,最宽的跑道是数字健康。数字化在整体升级医疗、医药、医保,有很强的产业集聚效应。

  在落地新医改过程中,如何应用数字化?12月8日至9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9(第十八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北京盛大举行。廖杰远出席会议,并就此话题进行了详细阐述。

  以下是廖杰远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9(第十八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的演讲,有删节:

  中国医疗体系最大的挑战,是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中国有近14亿人口,但基本局限在1442家三甲医院,这导致大医院人满为患,小医院门可罗雀。

  医药的痛点,在《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里体现无遗。药品从药厂研发出来后,经过层层经销商加价才能到达患者手里,天价药随处可见。

  从医保来看,政府医保筹资的增幅远远低于百姓医疗费用的增幅。医保兜不住,老百姓不满意,医生也不满意。我们的医疗境况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当然,医改有过很长时间的摸索,如今已经把目标锁定在三个阶段:

  1.0阶段通过药品集中采购,压缩医药流通过程中产生的虚高药价;2.0阶段通过医共体和医联体落地分级诊疗,解决医疗资源配置的不均衡;3.0阶段实现以治疗为中心到以健康为中心的转变。

  在落地新医改过程中,如何应用数字化?我们可以将这三个阶段拆解来看。

  医改1.0:三明医改的启示

  医改1.0阶段,是通过药品集中采购,压缩医药流通过程中产生的虚高药价。过去,一颗药从药厂出来到医院,要经过层层审批。现在,通过数字化的平台,可以把药企、医院、医生、病人和医保,进行透明连接。

  一个透明的数字化平台会有什么样的效果?福建省三明市是一个只有283万人口的小城市,它用7年时间做透了一件事:在全国率先实现药品及耗材的集中采购。医改前,它每年的医保要透支2亿(元)多。医改后,它每年结余1.65亿元。7年间,它节省了73亿元的医疗支出。

  国务院深化医改领导小组日前明确发文,要全国学习、总结并推广三明经验。因此,三明经验复制到了福建,形成了“三明联盟”,又逐步往全国延伸。现在全国都开始在借鉴和落地三明经验。如果三明经验在全国能够实施落地,初步测算一年可以帮医保节省差不多6千亿人民币。

  2018年成立的国家医保局,主导推出了药品带量采购政策。第一轮4 7城市为北京、天津、上海、重庆4个直辖市,和沈阳、大连、厦门、广州、深圳、成都、西安。当年12月,第一轮4 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拟中选结果正式公示,药品价格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96%。

  最高降价96%是什么意思?一颗药过去100元,现在只要4元了,省去了中间96元的价格空间。我们没有看到效果的时候,很难想象国家的政策、数字化平台的应用,会让药价如此迅速回归它根本的价值。

  从三明市到福建省、到“4 7”城市,微医很荣幸参与了全国药品和耗材集中采购平台的建设。我们的医药平台“海西医药交易中心”,2018年的交易额超过480亿元,今年截止到11月的交易额超过了1000亿元。

  数字化影响一个行业,往往是将原有的生态和服务链进行重塑。中国交易额过万亿的数字化平台,目前只有阿里。中国药品流通市场一年的交易规模是2.2万亿,而且还在不断快速成长。也就是说,中国第二个过万亿的数字化交易平台可能就出现在医疗健康领域。

  医改2.0:村、乡、县、城分级诊疗

  医改2.0阶段,是通过医共体和医联体落地分级诊疗。

  在医疗领域中,医联体、医共体就是大的中心医院带动基层医疗机构共同成长,形成有序的分级诊疗体系。基层医疗机构实现服务、责任、利益、管理、人财物“五统一”。要形成这么高效的协作机制,数字化是它的中枢神经系统和核心引擎。而这个数字化背后的支撑,就是互联网医院。

  2015年,微医创建了乌镇互联网医院。创建第四十多天时,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面向全世界的来宾提到这家互联网医院,认为它是“中国互联网创新发展的缩影”。

  如今,乌镇互联网医院每天的接诊疗量是8-12万人次。相比之下,北京协和医院一天的接诊疗量是1.7-1.8万人次。换句话说,乌镇互联网医院的接诊量可能超过了四家大型三甲医院的总和。

  除了互联网医院,微医还给中国的基层医生提供了AI帮手和相应的培训体系。

  2018年11月,我们联合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浙大睿医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发布“21世纪赤脚医生”战略及平台。我们将过去村医的老三件“血压计、体温计、听诊器”升级为云巡诊箱,为村医提供50种常见病的标准化诊疗辅助。我们也帮助海南建设了全国首家健康管理大学——海南健康管理职业技术学院,希望培养亿万家庭健康守门人。

  我在农村长大,太清楚在乡村看病有多难。我们在乡镇创建了微医流动医院,把一家二级医院7大类、53小项的检查检验项目,集中到一辆车上,并将此车和县医院、市医院连接在一起。现在,这辆车成了维护一个乡镇几万人口最重要的医疗设备。它有四个轮子,再边远的山村都能开进去,基本上每两个礼拜就有一天固定在某个村子。有了流动医院,中国基层医疗最薄弱的“最后一公里”,得到了实质性的缓解。

  同样的逻辑,在县里,我们让300种常见病进行智能标准化的诊疗,95%的大病患者不用出县治疗。

  在村、镇、县,我们通过数字化 智能的方式,构建了有序的分级诊疗。分级诊疗的前提是供应侧的改革,即能不能提升供应侧的诊疗能力和诊疗效率。

  城里最大的就医问题是到大医院去看病,基本没有健康管理。而在医疗体系上,全科和专科有分工,全科是真正健康意义上的“健康守门人”。

  于是,我们在中国一线城市建设了全科诊所。比如北京的微医全科中心,是北京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家互联网诊疗机构。北京很多的大专家都在微医全科中心进行多点执业,用数字化手段和工具,全程管理老百姓的健康。

  此外,我们还将数字化的终端设备落地到每一个园区、企业和家庭。浙江省政府正在规划和推广“未来社区”,让每个社区都配一个智能医务室。只要一个护士在岗,就能把整个园区的健康管理起来了,因其远端可连接6000-8000名不同学科的专家。

  医改3.0:健共体和它的三个关键

  医改3.0阶段是实现以治疗为中心到以健康为中心的转变。要达到这个目标,是非常漫长的。第一,至少要三个实质性改革:医疗供应侧改革,防大病、管慢病,包括对养老护理的支撑。第二,老百姓要参与和维护自己的健康。第三,政府要制定以健康为中心的激励机制。

  以两癌——乳腺癌和宫颈癌为例,过去高发人群是45岁的女性。现在,35岁甚至20多岁女性的两癌发生率也越来越高。如何实现大病的早筛早防和慢病的有效管理,显得尤为重要。

  为了提高两癌的早诊早治率,微医和福建省长汀县妇幼保健院等地,联合搭建了人工智能(AI)“两癌”筛查平台,平台包括3台“两癌”筛查云诊车,配备了电子阴道镜、智能乳腺超声机器人、服务器等设备,实现“两癌”筛查工作的智能化、信息化。

  去年春节,我回老家很有感触。地方领导很兴奋地对我说,“你们的云巡诊车在村里筛了三名早期乳腺癌患者出来。现在筛出来,她们可能只要花几千元就能治好,但如果晚期才筛出来,可能几十万元都解决不了,甚至整个家庭都会陷入贫困。”

  在用户侧,要让老百姓真正了解自己的健康。我们通过健康门户,让老百姓在不同的医疗机构、不同时期的电子病历形成自己的数字健康模型——三位一体的数字健康模型,任何体征变化都可以知道。如果模型显示红色,意味着用户的某个身体部位有健康问题,点进去可以联系到医生。医生做诊疗、开处方,处方流转到离用户最近的药店,药店送药上门。这样,常见病的诊疗在家里就可以完成了。

  更重要的是,政府如何形成以健康为中心的激励机制?我们通过药品的集中采购,协助三明、南平(同为福建省地级市)腾出几个亿的医保空间,节省的钱可以用来建设数字化平台,也可以使用在对医生的激励上。我们建立了一个健康评估机制,如果责任医生能有效维护、甚至更好改善一个家庭的健康,就会获得更好的奖励。

  我们正在协助各个城市构建健康城市。所谓构建健康城市,实际上是搭建了一个“小屋子”:底层是云平台,把市县的医药、医保数据打通;顶端是健康门户,老百姓自己管理自己的健康;中间是医、药、保、健、养七个业务体系,真正以健康为目标的医疗健康维护体系。

  我们把它叫健共体,健共体也成为国家医改的3.0阶段。健共体的目标很简单:提升区域医疗水平,提升老百姓的健康指数,降低医保增幅。现在,我们在全国16个地市协助当政府落地健共体。市级试点有福建三明和南平,省级试点有天津市。健共体跟医改结合,也跟产业结合,因此成了每个城市一把手工程。

  不久前,世界卫生组织把医疗信息化、远程医疗、数字医疗等概念归并成了“数字健康”,给数字健康做了前所未有的定义,认为它会升级诊疗和健保的全过程,并发布了《数字健康全球战略(2020-2024)》。

  2019年下半年,全球知名数据智库CB Insights也发布全球首个数字健康150强和17家独角兽公司榜单。在入选的150家数字健康创业公司中,中国以总量7家位列第二,仅次于美国。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17家上榜独角兽公司中,中国企业占据3家。我们也很荣幸,入选其中,成为前十名中唯一的一家中国企业。

  在消费互联网时代,最宽的跑道是电商。在产业互联网时代,最宽的跑道是数字健康。数字化在整体升级医疗、医药、医保,有很强的产业集聚效应。比如,我们在浙江G20会议所在地的旁边,创建了一个面积为80亩的健康小镇——华佗健康小镇,我是小镇的镇长。去年,华佗健康小镇交了13.5亿元的税,今年要交的税会突破20亿元。

  所以,我们倡议更多的伙伴一起去创建健康城市,形成健康城市合作伙伴计划。我们会开放所有的数字化能力和运营能力,希望和城市健康合伙人共同落地“健康中国行动”,打造一个数字化升级产业的示范。

  中国正如火如荼落地新医改,很可能会创建世界范围内最具典范的“中国模式”。如今中国人均的医疗费用是五百美金,美国人均的医疗费用超过一万美金,但中国通过数字化解决医药、医疗、医保的瓶颈之后,用四五百美金的医疗费用支出,就能达到甚至超过用一万美金对老百姓进行健康维护的效果。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责任编辑:霍琦

当前文章:http://www.88631665.com/jiacl.html

发布时间:11:16:12

sitemap  百度地图  热门  

<相关文章>

一回来就买不停!11月刘永好19次增持民生银行H股

 笑傲江湖_热门资讯网;   

  原标题:一回来就买到停不下来!11月刘永好19次增持民生银行H股

  在2015年、2016年连续减持民生银行的刘永好,又回来了。

  香港交易所网站自制航模逼停高铁_热门资讯网披露易显示,从11月4日起开始买入民生银行H股到11月29日最新一笔增持,刘永好这期间的20个交易日中有19个交易日(除11月18日)在增持,共计买入7545.75万股,斥资超过4.1亿港元,其持有的民生银行股份H股也从无升至0.91%。借游戏减肥63公斤_热门资讯网

  在上述19个买买买的交易日,刘永好出手最大的11月11日和11月29日,单日买入超过1000万股H股,分别以5.54港元/股买入1115万股和5.48港元/股买入1265万股,单日斥资超过6000万港元。

  从每日购入的均价看,刘永好加仓民生银行H股的最低价是5.4800港元/股,最高是5.6760港元/股。

  从优酷_热门资讯网民生银行的半年报西游记后传_热门资讯网看,刘永好旗下的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被视为拥有南方希望实业有限公司持有的102387827股A股及新希望六和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1828327362股A股的权益,合计1930715189股A股,占民生银行全部已发行普通股股份的4.41%。

  刘永好自民生银行创立起至2006年止就出任民生银行副董事长,短暂缺席后,自2009年3月23日起一直出任民生银行副董事长。

  近年来,在筹建民营银行新网银行后,刘永好不断减持民生银行。

  2015年7月,刘永好旗下的新希望投资有限公司与南方希望实业有限公司股份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二级市场股票交易平台分别减持银行股份7669.8万股和1.85亿股,两者当时合计持有民生银行18.2亿股,占民生银行总股本的4.良辰讵可待_热门资讯网9964396%,不再是持有5%以上股份的股东。

  2016年夏天,在多个股东加码争夺民生银行董事会席位时,刘永好选择了退出,自2016年7月18日起连续小幅减持民生银行。

责任编辑:杨希 1904183207

http://www.chuncuinet.com/walizhi749116dn/http://www.chuncuinet.com/appalizhi848iw7/http://www.chuncuinet.com/walizhi179183fjbrixu.htmlhttp://www.chuncuinet.com/appalizhipua2l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