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镇魂

“大粮仓”长什么样

留守儿童

    介绍了瑞典进口近红外粮食成分测试仪如何实现粮食进出库的一站式管理。要经过哪些检查环节?谷物如何保鲜和储存?近日,中国粮库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分公司与太原、忻州直属仓储有限公司共同举办第二届中国储粮公开开放日,来自媒体、常驻企业、事业单位等机构的代表来到中国粮食储藏场,体验现代、科学。以及技术、智能化的大农村粮仓现场。粮食收购信息化的全过程已进入中粮太原直属仓库,一排排整齐规范的仓库令人耳目一新。只有一辆粮食运输车通过进境登记、查验、毛重称重、净重计量、进货结算、统一资金支付等环节,轻松完成粮食销售。据介绍,中国证监会直属企业在国家政策性粮食收购中采用一卡通采购系统,实现从入库登记、采购、称重、质检到粮食付款结算的政策性粮食信息和追溯全过程。并通过网上银行向粮食销售商支付粮食货款,有效发挥了规范流程、责任追究和严格风险控制的作用。只要卖粮人把粮食卖给收购仓库,整个粮食销售过程都将受到有效的监督,确保卖粮农民卖粮、拿钱,使农民卖粮更加透明,粮食资金结算更加安全。内环控流温控储粮技术使粮食保鲜,走进6米高的储粮仓库。只有仓库内部干净整洁,谷物表面光滑如镜。由于小麦成熟晚,新小麦成熟晚后会更加鲜美。最长的储存期可达5年,现在仓库里储存的小麦是2015年。仓库管理员介绍。储粮是一项精细的工作,粮食温度的变化是主要因素之一。因此,粮仓采用内循环温度控制技术。结合北方的气候条件,在冬季采用通风降温的方法对粮堆中的冷芯进行降温。夏季,粮堆中的冷空气被循环风机抽走,输送到粮仓空间。粮堆进入风道后,反复循环形成内循环流,从而降低粮堆表面的粮食温湿度,减少病虫害。育种,延缓粮食品质老化,实现绿色储粮、科技储粮、安全储粮。从互联网技术可以看出,粮食管理可以在24小时内完成。您可以随时查看仓库正下方仓库内外的实际情况。仓内粮面不平,仓口如何关闭,是否有虫子、露水,各点温度,是否存在安全生产隐患。一目了然……在智能粮库管理系统平台上,工作人员介绍。据了解,中国储粮智能化储粮管理系统是将互联网技术应用于储粮行业的创新实践。通过在仓库中部署数百个温度传感器和高清摄像头,实现了实时在线数据监控。粮食管理不再仅仅依靠报表,而是直接控制从现场到田间、到粮情的实时变化,实现粮食的可视化和可管理性。

当前文章:http://www.88631665.com/psb/8120-23101-61088.html

发布时间:09:15:43

网站地图  热门  

<相关文章>

现实版的江湖儿女:赌徒母亲逃亡后,我和爸爸开赌场等她回来

    妈妈经济独立的状态,在嫁给爸爸后结束了,她每个月只有可怜的200块零花钱。婚内的贫困,使得她铤而走险,在赌场押上了整个家庭。故事时间:2008-2018年故事地点:广东某三线城市一小学五年级时,在外漂泊多年的爸爸回家了。他用攒下的积蓄开了一家按摩店,请来两个按摩师傅。店有两层,一层是店面,二层有四个房间,是我们睡觉的地方。妈妈原本是个销售,人很机灵业绩也好,很得老板欢心。在爸爸的劝说下,她把做了近十年的工作辞掉,在店里帮忙。爸爸掌控着经济大权,每天早上给妈妈伙食费,除此之外,妈妈每月只有200块钱的零用钱。开始的一年,爸妈还算和谐。妈妈会花一个上午的时间把全家的衣服洗好,再把两层店铺弄得干干净净。之后,她便去买菜,饭后,她还要把堆积起来的按摩布拿回家洗晒。空闲的下午,爸爸会教妈妈按摩手法和理论。慢慢的,她将按摩手艺学去七八成,店里师傅忙不过来时,她也会给客人按摩。自从参加工作以来,妈妈一直经济独立,从没问谁要过钱。业绩好的时候,妈妈一个月的销售提成,就能赶上爸爸在外打工一年的积蓄。在按摩店帮忙后,但凡有需要花钱的地方,妈妈都要向爸爸商量讨要,经济很不自由,常常因此跟爸爸吵架。店里有一位常客叫阿香,她二十出头,是一个中年富商包养在小区里的情妇。阿香给富商生了一个儿子。因为这,她拥有了位于市中心的商品房,和一台小汽车。阿香嗜赌成性,常在店里得意地提起今日的输赢:“今天带了5000,才玩半个小时就赢2万,刚好我老公打电话叫我去吃饭,我就走了,这2万也算是稳当地放进了口袋。明天过香港,买个LV的包背背。”阿香赌的很大,一天输赢10来万也不少见。妈妈正穷得难受,忽而发现这赚快钱的门路,心里痒痒。终于在一天下午,她揣着仅有的500块钱,跟阿香去了赌场。我看着她坐上一辆老旧的白色面包车,绝尘而去。那一次,妈妈赢回了5000。她乐呵地整夜都睡不着觉,把钱压在枕头下,沉迷在不劳而获带来的喜悦中。从此妈妈沉迷赌博,开始以各种借口问爸爸要钱。“今晚有初中同学会,你给我1000块吧。”“妈妈头疼,我给她买点保健品和药材给她送过去,你先给我2000。”“我弟要我帮他进货,5000块钱,你先借我,晚点他给我了,我就还你。”在频繁的讨要中,爸爸发现了端倪。二那是2008年,我正上小学六年级。夜里近9点,我从同学家里看完电视剧回来,远远看见店门口围着几个隔壁店的老板娘。店里传来女人撕裂般的尖叫,这嗓音太熟悉。我快步往店里走,推开挡住我视线的人群,正好瞧见妈妈拿着茶壶朝爸爸额头边上丢。爸爸被这突然的袭击吓懵了,呆愣地站在原地。原本洁白的墙面流下褐色的茶渍,茶叶洒落在墙角,冒着热气。我忍不住尖叫,快步跑向妈妈,拉着她的胳膊拼命摇晃,大声质问:“你要杀人呢?”妈妈神色呆滞,一言不发。我早就对她赌博心生不满,使出全身的劲推搡她。她踉踉跄跄地退了两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看热闹的阿姨赶忙上来拉住了我。妈妈坐在地上,一头长发混杂着泪水,乱糟糟地挂在脸上,身上的白色T恤也布满皱褶和污渍,看起来狼狈不堪。看热闹的人散去后,我听爸爸说起争执的起因。妈妈的一个同学上门来催债,妈妈求爸爸先帮她还上,而爸爸拒不还钱。妈妈觉得脸上过不去,同学走后,与爸爸大吵,爸爸狠狠地臭骂了她一顿。妈妈hold_热门资讯网泪声俱下地控诉爸爸这些年死死地抓着家里的钱,她累死累活,每个月才能拿到200块,简直像一个乞丐。赌博的事破了冰,争吵几次都没有结果,妈妈愈加不遮棒球英豪_热门资讯网掩,常整夜在外面赌,一连几天不回家。一天傍晚,我放学回到店里,见几个人正围着爸爸。其中一个穿西装裤、带眼镜的叔叔对爸爸说:“你老婆欠了我们钱,今天到期了,人在赌场里扣着呢,不给钱,就别想回家了。”爸爸闭了闭眼睛,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问:“多少钱?”“不多,连本带利5万8。”爸爸思索片刻,点点头,转头嘱咐我:“饭已经放进电饭煲煮了,一会就能好,菜爸爸也弄好了,一会你热一下就能吃,不用等我们,你先吃,吃完赶紧写作业,有什么事给爸打电话。”我忧心忡忡地应了句好。爸爸走去银行,债主们坐进黑色的小汽车,车里放着音量极大的DJ嗨曲,震得我头皮发麻,他们嬉笑着抽烟,等爸爸取钱回来。约莫一个小时的光景,我听见爸妈回来的声音。果不其然,又是一番惊天动地的互相打骂。三参加小升初考试前几天,妈妈又欠下近7万高利贷,日息10分,每天要还700块钱,一个月光是利息就2万多。亲戚好友已经被妈妈借了个遍,舅舅给爸爸打电话,催他赶紧替妈妈还钱。放高利贷的人来店里要钱,妈妈浑身颤抖,乞求他们再宽限几天。债主走后,妈妈满眼是泪,拉着爸爸说:“我不用你还,你借我5000块让我再去赌一把,我一定会翻身的。”爸爸黑着脸,妈妈如何求情,他都不理不睬。见爸爸态度坚决,妈妈干脆破罐子破摔,又借了1万块高利贷,想要打一场翻身仗,但仅一个小时就输得精光。债主们少则三两个,多则一伙,个个身上都有青龙白虎纹身,整天赖在店里。有时他们面无表情地坐在一旁看着我们吃饭,有时大声怒吼,抓着爸爸衣领,要他赶紧还钱。客人进店,他们会一边斥责爸爸欠债不还,赶跑客人,说店里今天不营业。原本还算火红的生意一落千丈,客人们都不敢再踏足。爸爸用准备攒着买房的积蓄,还清了大部分钱款。而妈妈留下一屁股烂摊子,背债逃亡。走之前,她卷走了爸爸身上最后1万块存款,同爸爸离了婚,我从此由爸爸抚养。初一下半学期快开学时,妈妈回来了。爸爸说,妈妈在深圳做了一年的保姆,终于把欠高利贷的本金还清,于是爸爸叫她回了家。再次见到妈妈,她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棉衣,帽子里是柔软的毛,脸上带着怯意,对我说:“妈妈带你去吃你喜欢的肯德基吧。”我摇了摇头,说:“我已经不喜欢吃这个了。”妈妈不提过往,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我对她不冷不热,始终没有从前那般亲,心里却十分开心,因为这个家重新完满,我又有了妈妈。没想到,妈妈在家消停了没多久,就又开始赌博。她劝说爸爸,让赌友们来店里赌,这样每场至少收1千块的茶水和场地费,行话叫“抽水”。这种赚钱方法来钱快又不累,爸爸心动了。从此,店里成了赌徒聚集地。晚上十点,卷闸门一拉,一大群人就在店里关门豪赌。不知不觉中,爸爸对赌博从嫉恶如仇,变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客。后来,他慢慢参与其中,甚至比妈妈还要着迷。看着父母在赌博的魔爪兄弟连_热门资讯网下越陷越深,我开始不愿回家,有时能在网吧呆一整天。凭借高昂的抽水费,他们的赌博事业风生水起,赚了不少意外之财。一次,凌晨时分,已经入睡的我被警车轰鸣声吵醒,接着,我听到卷闸门被拉起的声音。我光着脚,踮着脚尖,走到楼梯拐角处往一楼看。所有人都蹲在地上,双手背在脑袋后面,警察们给他们挨个铐手铐,正好轮到妈妈。所有人都被押上警车后,我走到二楼窗边,拉开一条窗帘缝偷看,一辆闪着红蓝光灯的警车,在警笛声中,消失在我的视线。四妈妈被关了15天。回家时,她还穿着那套被关进去时的衣裳。这让我想象到她像电视里的犯人带着手铐蹲在地上的场面,心里厌恶至极,说不出的难受。但店里的赌博行为没有因此停止,反而势头越来越猛。两个叔叔在爸爸店里赌博出老千被发现,二三十个小混混把店里的卷闸门拉下,团团围住。在我那不足十平米的电脑房里,十几个人拿着铁棍和刀具,拎着出老千的叔叔把他打得鼻青脸肿,让他打电话,叫人带钱来赎。一个姓高的叔叔,平日穿着西装领带,十分温和儒雅,是事业单位的高级工程师。因为赌博,他欠下近80万高利贷,卖掉了房子,和妻子离婚后跑了,欠爸爸的3万块钱也没了着落。这群整日在爸爸店里赌博的人,纷纷输得倾家荡产。要么进了监牢,要么抛家弃子逃去外地,没谁有好下场。而我的家,也成了我的噩梦,一个我想拼命逃离的地方。爸妈千金女佣_热门资讯网从参与赌博,渐渐混到了开场子、放款、地下六合彩坐庄吃单子的地步。一向朴实的爸爸,手上戴着别人抵债给他的金戒指,脖子上戴着金镶玉坠子,还送了我一串红色玛瑙和金珠子串成的手链。在农村里的舅舅也被妈妈叫来,负责管场子、看警察,行话叫“看水”。爸爸的按摩店,彻底成了警察时常突击检查的小型赌场。五高三那年,妈妈再次背债逃亡。那一年,我已经有了三岁的小妹妹。休月假的我放学回家,不见妈妈,也不见妹妹。我只问了爸爸一句:“这次又是多少?”爸爸答:“听放高利贷的人说是20多万,你妈跟我说就欠了几万,你妈嘴里,就没一句老实话。”我低垂着眼,没有过多询问妈妈离开的具体经过。妹妹被寄养在姨母家。我去姨母家看她,她高兴地跑到我的腿边,紧紧地抱着,抬眼扑闪扑闪地问:“姐姐,你是来带我回家的吗?姨丈好凶,老是骂我。”我摇摇头,把她抱在怀里,轻声说:“姐姐带你去买玩具。”作者图 | 高中学校黑板右下角的倒计时已不到100天。再一次周末放假,我正好遇见债主们来店里追债,所有够得着的电器、茶壶、杯子都被砸了,满地都是碎片。他们用手揪住爸爸的衣领,大声辱骂,让他赶紧还钱。爸爸从柜子里掏出他们几年前就办了的离婚证,说:“我和她早就离婚了,是她欠的钱,东方直播室_热门资讯网要找找她去,我一分钱都不会还。”我从二楼跑下来,拿出手机准备报警,裤腰上还别着一把小刀。债主看见我报警,走到我面前,狠狠地用手指戳我的太阳穴,从我手中抢过手机,用力砸到地上。这并没有让他们解气。他们将店的卷闸门拉下来,从车里取出红油漆,泼了一大滩,还写了四个大字:欠债还钱。我捡起摔得破烂的手机,边哭边给妈妈发信息。“他们又来追债了,在店里乱砸一通还淋了红油漆。你倒好,欠了一屁股债就走人,都留给我们承受。你不是妈妈,你这种人就该孤独终老。”我哭着跑回店里,把店里最后几件完整的物品都摔碎了。一片狼藉中,我对爸爸控诉他们赌博这些年给我带来的伤害,哭喊着:“我要离开这个家,我不要读书了,你去给我办退学。”爸爸走过来,抱住我,说:“你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不要被父母的事情影响。”我不知道再说什么,转身上了楼。晚上,我背上书包,去了火车站。在售票大厅里呆站了许久,我始终鼓不起勇气离开。最终,我在车站旁简陋潮湿的小旅馆开了间房,关掉手机,睡得昏天黑地。六由于对辍学的恐惧,我还是回了家。爸爸满眼通红,神色憔悴,跪在我面前向我道歉。家里的事依然时常让我恍惚,在学校上课时,我总是偷偷地抹眼泪。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温柔关切地问我怎么了。我忍不住把头埋在老师怀里大哭。“老师,我想申请走读,我想回家,我怕债主们来追债,怕他们会打爸爸,怕爸爸出事,我已经没妈妈了,不能再没有他。”当晚,班主任陪我去寝室收拾好衣物,开车带我回了家。高考前那一段时间,班主任常在上班、下班途中接上我,一起去学校。高考成绩下来,比预期少了20分。爸爸让我留在广东,而我自己做主,五个平行志愿都填了外省。最终,我考去了长沙。从入学第二个月开始,妈妈会每月往我的银行卡上打1000块生活费,却从不主动联系我。寒暑假回家时,我和姨母、爸爸聊天,得知了妈妈的消息。那年,她从家逃到珠海,住在一个朋友的老乡家。老乡是一个五十多岁、离了婚的光棍。一天夜里,他悄悄地跑到妈妈房间,把手伸向妈妈胸口,吓得她整夜睡不着觉。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妈妈就拿着包就离开了。她身无分文,又不敢问爸爸要钱,只得向我表姐借了500块,在60块一天的小旅馆住了几天,最后在一家中医针灸推拿馆做学徒,包吃包住,每个月有1200块工资。有次,一个陌生的电话打来,来电显示归属地是“珠海”,是妈妈。我没有接。隔了一天,她又打过来几次,我才接起来。电话里,妈妈问我身体好不好,同学关系怎么样。听到这些关心,我不耐烦极了,语气讽刺地问她:“该负责任的时候你跑了,现在想起来关心我了?”对我的出言不逊,妈妈没有生气,只是唯唯诺诺地挨骂。我的小脚趾一直有骨疣,大三暑假前,妈妈打来电话,说自己开了一家针灸按摩店,希望我假期来珠海做趾骨病损切除手术,顺便,也看看她。电话那端,妈妈的语气小心翼翼又充满期待,我突然很想她。考试结束后终极一班3_热门资讯网,我直接从学校坐车去了珠海。妈妈从高铁站接我到她的店。刚进店没多久,一个50岁左右的妇女推门走进来,她的脸颊和脖颈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红疹子,喊妈妈“陈医生”。妈妈换上白大褂,将她引至诊疗桌前,仔细地观察。曾是亡命赌徒的她,此刻,正在一丝不苟地给人看诊。作者图 | 病房窗外隔天,妈妈带我去了医院。趾骨手术只要两小时,但术后暂时不能下床,要在医院住,妈妈就在医院守了三天的夜。那几天早晨,我一醒来就能看到妈妈,她已经为我准备好了早餐。这是十年来,我第一次在妈妈身上感受到踏实。以后,她再也不用逃跑了。作者杨菲菲,学生编辑 | 刘妍

http://www.sooopu.com/alalizhi543554oogyz.htmlhttp://www.chuncuinet.com/walizhi7359259dyq54d/http://www.chuncuinet.com/appalizhi7hjiie48n/http://www.chuncuinet.com/walizhikjlbm8598/http://www.chuncuinet.com/appalizhidtpihqbht933357/http://www.sooopu.com/alalizhi8ntg63t3584767.html